白陽經典寶藏電子書 道脈薪傳二三事電子書 線上影音 聯絡我們
全 文
檢 索

談聖母觀音摩訶薩暨溪水大仙結緣訓

2015-05-25 15:23:23
 
-正氣- 
老祖師大人晚上佛安、祖師大人晚上佛安、副祖師大人晚上佛安。各位長老道長、各位道長、道師,各

位敬愛的同修兄弟姊妹大家晚上聖安、道安

弟子後學的國語不太好,但是因為同時有跟國外連線上課,所以還是要講,因為弟子後學小時候受的是日本教育,國小五年級才開始學國語,當時已經十二歲,要再唸ㄅㄆㄇㄈ,咬字也很難能夠正確了,所以講國語常常大舌頭,常常就是被人家笑說是『日本國語』。在二盤護道的時候,就被濟公古佛笑說:「你昨天講的那麼好,啊今天怎麼講的這麼差?」我說:「我本來講國語就是半調子,哪有辦法說得多好。」濟公老師說:「亂講!那是我昨天給你加靈、加智慧。」當時,弟子後學也才知道無形界跟有形界的那種微妙關係。

浩瀚的天恩師德,至上師德,感恩再感恩,千萬個感恩也無法報答天恩師德於萬一,就是連千分之一也沒有辦法報答,這是弟子後學最大的感觸,真的!有時候在家裡也好,出來道場也好,都會想到我們的家庭何其有幸有這樣的機緣,所以說,再怎麼感恩,也無法報答天恩師德於萬分之一。

溪水大仙是弟子後學的父親,他也是一個很正派的人,可是他民國七十八年就離開人間;在來班會的途中,弟子跟祖師大人報告說:「弟子和父親生活了五十幾年,後來他走了;聖母觀音是我母親,她也是在二盤就求道,後來有機會進入三盤,也因為她的長壽,才能參加莊嚴大身大法會,由祖師為她證果,這是弟子後學的媽媽和爸爸的福氣。」今天藉著這個難得的機緣,與大家共同來分享弟子後學的家父溪水大仙、家母聖母觀音的結緣過程。

弟子後學是在民國五十六年求道,在七十五年的時候接線進入三盤,弟子後學常想,如果當時求道後沒有繼續進修,就無法在七十五年接線進入三盤,以至到現在民主辦道,還能繼續追隨老祖師、祖師、副祖師修辦,因此,追求真理的人,所抱持的觀念一定要很正確。弟子後學曾經在祖師面前說過:「實在修道也不是多輕鬆的事情啦,對不對!平平(同樣)都要修道,但大家都不知道要求道追隨真天命。」咱早期在政界,當時哪一個政治人物沒有求過道,差只差有沒有接線,所以一句話說:「差之毫釐,失之千里」;弟子也跟祖師大人說:「實在!同樣在修道,也要些許的智慧,還好弟子憨是憨,自早期就忠貞不二,幸好跟對人。」現在不能說『跟對人』,要說『跟到活佛』才對。所以,一個人對自己的性命重不重視,態度很重要。

南屏仙踪、道統聖脈、道脈律言、天時曉鐘…等這些鸞書,沒有一本不是在證明  老祖師的真天命,度我的人當時跟  老祖師報告:「有一個二盤的會來」,老祖師說:「他本來就會來。」記得那天是在旅社,包括弟子在內有六、七個同修,在那時期晉見老祖師都是在餐廳,在餐廳  老祖師見到弟子的第一句話就是:「中華民國的監委說起來也算是很大,但是你今天是要來拜師的。」當時弟子也很憨,不懂得要說:『弟子』也是懂這些道理才來的。只是說:『我』也是懂這個道理才來的。因為那個時候弟子已經接了三盤,應該是要自稱弟子,但是當時還沒有像現在這麼明禮,雖然在二盤都在助道,但也只限於講一些孝悌忠信、禮義廉恥、仁義禮智信的道理,這些道理光是弟子出來講就嚇嚇叫了,不用那些講師,對不對,但是修道還是要再上一層,就是還要在各方面不斷的磨練自己,不是嗎!後來, 老祖師沒有再講第二句話,只說:「吃飯。」 

民國七十六年,弟子後學有幸前往普光山晉見老祖師,記得那一次去十幾天,也沒做到什麼事,就是跟隨老祖師到泰北、美斯樂…四處看一看,在泰國這樣繞來繞去,到曼谷、到清邁,當時坐的不是像我們現在這種車,是『銅公ㄚ車』,路又難走,一坐就十一個鐘頭,看起來好像是要磨練看看我這個中華民國的監委,是不是真心要來拜師的,經過了十餘天,在要回來的前一天下午,突然間說要獻供,坦白說,當時弟子也不知道獻供要做什麼,後來才知道原來是要受命擔任三盤護法。

後學自從擔任三盤護法以來,不曾有過半點的私心或者是欺偽,或者是不應該有的觀念,期間不管是經過六至考、不管是經過民主大考……什麼、什麼考,也考不倒這位曾經歷經滄桑、在社會奉獻真心,以有限的體力與口才來為人民服務的人。進入三盤,因為有老祖師大人、祖師大人的啟發,才能有些許的智慧,以忠貞不二的中心思想、不偏的無限虔誠,為老祖師、祖師、副祖師所領導的九蓮聖道白陽三盤民主辦道盡一份心力。

弟子後學常講,論修道,各位長老、各位道長、各位道師,甚至各位最敬愛的同修兄弟姊妹都比後學還要好修,弟子後學常說,自己是全身沾滿了泥濘與污穢,為了甩掉這些,也真的是拼得千辛萬苦,每次說到這裡,人家都說後學太謙虛,但是弟子後學說的都是實在話,沒有半點的虛偽,像弟子後學這種人,如果說半句假話,人家一定馬上就知道,因為臉馬上就紅了。以上,先跟各位說明弟子後學追隨道真、理真、天命真的住世祖師的整個過程。

自己的父親溪水大仙是民國七十八年離開人間的,母親聖母觀音是在九十八歲時離開人間,所以弟子後學與父親溪水大仙生活了五十幾年,與聖母觀音生活了七十幾年,那次是自覺覺他第二次法會,忽然間曉天聖母來宣布說圓性佛尊、觀音佛母薦拔溪水仙人前往觀音淨土,訓文一批完,他們也不知道誰是溪水仙人,就趕快去請示祖師大人說,這個溪水也不曉得是誰,是因為裡面有一句寫到弟子後學的法號:「璽章父遇道遲,功無半點,全憑妻兒子媳申」,弟子作做夢也不敢想,我爸爸沒求過道,突然間那天祖師大人問:「護法,你爸爸是叫陳溪水嗎?」當時我爸爸離開人世間也已經十七年,祖師大人問弟子的爸爸是不是陳溪水,說溪水已經是仙人,弟子後學第一句話:『天恩師德!』這是上天的慈悲、是佛尊、佛母的慈悲,是  老祖師、祖師、副祖師的慈悲,所以弟子後學說,千萬個感恩都無法回報於萬一,這不是用嘴巴說的,是真的發自內心,千言萬語也無法形容。

因為溪水大仙生前沒有求道,所以曉天聖母特別交代仍必須經過住世祖師辦理超拔的程序,手續才算完整,所以我們兄弟姊妹一起去聖山,當天也麻煩了很多道長去獻供,弟子跪在佛前,由祖師大人親自為溪水仙人點道,才能來成就他今天的溪水大仙的果位,這個你們看白話文就知道。

溪水大仙是弟子在人間的父親,溪水大仙來結緣的時候,就像他在世間講話口氣一樣:「吾!溪水!」這樣的口吻。溪水大仙跟弟子後學相處了五十幾年,弟子後學最了解他的個性,由於那時弟子後學參政的關係,常常要南北奔波,下午到南投省議會開完會,晚上已經衝到台北去應酬灌燒酒(台語),為了他一句說:「要我回來」,無論多晚,我還是一定從台北開夜車衝回家,這是身為他兒子應盡的本份,所以雖然說我做囝仔時候很兇、很會打架,但仍然也是一個很聽父母話的一位「孝順的好孩子」。當溪水大仙歸空後,弟子那個時候也已經求道,也比較懂道理了,就規定治喪期間所有的兄弟姊妹那三、四十天以內通通都不能殺生,要吃素,所以溪水大仙歸空沒幾天,我們地方上有一個檢察官就說:「人家那天監委他阿爸過世,他全家都吃素,這個咱們要學啦!」所以咱們這種作法,對社會都有一種很正面的示範作用。

當初溪水大仙被佛尊、佛母慈悲保薦上去後,我跟我媽說:「母阿!我爸上上面去了。」我媽說:「啊你爸在人世間的時候,做人也很公道,嘛很正派,在地方上做人很好啊!」。確實!溪水大仙他做人也是很正派,他在訓文裡面,是客氣的說在世的時候人家都叫他『溪水伯阿』,但是實在我們庄裡的人都叫他『土地公』,只是他不敢說而已。也是確實!溪水大仙他做人也是很公道,不僅做人公道,他每次跟人家喝酒還喜歡吹噓說:「我做人公道,連生囝也很公道,剛好生五個男的五個女的,也很公道。」不過做人好就能上去嗎?『做人好』也不過是當一個人應盡的本分。所以弟子後學跟隨住世祖師,也懂了這些道理,當時就跟我母親說:「阿母,阿爸做人好是沒有錯,但是他都吃了了。」因為他做人好,人家有事都會去幫忙,所以人家殺一隻豬也請他,殺一隻羊也請他,殺一隻雞也叫他,連殺一隻鵝也叫他,庄內的人常常遇到他就是:「溪水伯阿,晚上這裡有好康的,你要來喔。」如果他還沒去,人家就不會開動,一定是等到他來,大家才會吃,所以說全部吃光光,你看這次他來結緣的訓文裡面說:『功德簿上筆畫少』各位!實在講,那個時候溪水大仙也不懂道,所以功德簿上真的實在沒什麼筆畫,他是胡亂畫啦!像我們這樣做才有筆畫啦!溪水仙人被保薦上去後過沒幾個月,曉天聖母來說他已經成為了『溪水大仙』,一下子從仙人跳到大仙,晉升的速度嘛真快,可見他現在已經知道要『用功』了。

聖母觀音早期年輕時在二盤求道後,就想帶我們這個秀鳳去聽道理,溪水大仙總是說:「妳麥(不要)去聽妳母阿那套,日時忙得要死,晚上還要被人家帶去拜拜聽道理」。但是今天,溪水大仙有幸離開地府,說他已經是「仙衣加披氣不同」,氣勢已經不一樣了,說「一進天堂如鵬展翅」,各位!到最後他終於知道說「唯有修道不誤人」,這句他也寫在訓文裡面。但是離他往生的時候已經過了十七年。各位親愛的兄弟姊妹,確實!人生像弟子後學這樣歷盡滄桑什麼都看過的,什麼誰人最有錢啦、誰人最有權啦…什麼事情都看過,但是說實在的,唯有修道這件事不會誤到人。溪水大仙也說,他做人雖正派,可是到下面去的時候,因果定律還是要照算的,所以在訓文裡面他才感嘆說:「古往今來放過誰」,像現在,他自己說他去當大仙,感到很光榮,雖然天律戒律也滿嚴格的,但還是很高興,他說當九蓮金光一點,從地府直通上去的時候,就好像大鵬鳥展翅,獲得了重生一樣,不得了,所以我們也替他感到很高興,這種高興不是用筆墨可以形容。

以上,弟子後學講的這些都在結緣訓裡,大家可以好好的看一下,就可以了解溪水大仙要傳達的精神。

溪水大仙是在民國九十二年自覺覺他第二次法會的時候被慈悲的佛尊、佛母保薦上去的,已經好幾年了,至於咱聖母觀音,那就不一樣,因為她享九十幾歲的高齡,還能遇到住世祖師主持莊嚴大身大法會,由祖師為她証七地佛果。

聖母觀音是弟子後學的母親,她在我們的庄頭是一位很好的人,她在訓文裡面寫到她「紅白俗事條條通」,真的!在我們庄頭,幾乎沒有不認識她的,很少沒有不拜託過她的,紅白人情俗事她實在講,真的是『做到盡』,想想,九十幾歲的一個老人家,還在還幫人家牽新娘,新娘從出車門,一路上就牽著走,上到二樓,嘴裡講的通通都是吉祥話,直到上樓,一路上沒有中斷過,一句也沒有漏鈎(遺漏),所以人家就是喜歡找她;喪事,人家是怕得要死,她不是,人家來叫,她一定馬上到。

她教孩子很嚴:『拖沒採工,三個透早做一天』,說拖磨時間沒有用,所以禮拜六、禮拜天所有的囝仔都要下田,拔土豆、割稻子、扛蕃薯…所有的工作在禮拜六下午跟禮拜天這兩天就是通通要做完。每次還沒出門,聖母觀音就一直催:「快一點!快一點!」但是常常走到半路上,人家家裡剛好有人過世趕來叫:「溪水嬸阿、溪水嬸阿,糟了啦!誰怎樣了、怎樣了…」我媽媽馬上一轉身就是要趕過去幫忙,我的第四個妹妹比較叛逆,就很氣,說:「阿母!啊妳不是說田裡的事有多要緊、多要緊,啊結果咧?妳若是聽到別人家有事,轉頭馬上就要去。」聖母觀音就回頭說一句:「啊不然是可以放的喔!」別人家的事更要緊,這就是聖母觀音真實的性格。

她教子的嚴格,弟子後學曾經說過:「是不是,罵自己!」(台語)那就是她教育囝仔的態度。弟子後學十幾歲時做囝仔時代很兇,但我大姊唯一替我說過一次話:那次,我背著妹妹被狗追,我拿石頭丟狗要把狗嚇跑,結果狗沒丟到,裡面的人卻追出來要打我,當時我背著妹妹,對方大我二歲,我也不肯讓他,之後人家父母來告狀,我大姊叫做陳于,因為台語人家都叫她「有阿!有阿!」,實在不好聽,所以後來就改名叫做秀英,這件事兄妹間也只有我還有我大哥知道而已,我大姊當時就說:「對方比章阿多二歲,還比章阿肥,狗要來咬我小弟,我弟拿石頭丟狗,也沒丟到,他反而顛倒要來揍我弟,結果反而被章阿揍,打輸了才來告狀。」聖母觀音就對跟對方說:「我知道我兒子很兇沒有錯,但是忹(你們)的囝仔加減嘛要教一下。」就那一次還我最公道,因為從來她都是罵我給人家看,打我給人家看,「是不是,罵自己」,她就是照這樣教囝仔的。

她說「點點滴滴」、「女相男志」,這是實在的!家裡的事幾乎都是她在發落,「稻仔曝乾穀亭畚(老穀倉),稻草收起來疊成綑,風颱大水看新聞(台語)。」 (稻穀已經曬乾存放在穀倉,稻草也已經成綑收疊起來,所有的工作都如實做好沒有耽擱,因此就算颱風來襲淹起了大水也不怕,大可以安心的在家看新聞。)這是古早時的寫實。當時人家都笑我爸爸媽媽說,用二千坪的土地就想養活十個小孩,所以她點點滴滴都累積,孩子賺的錢除了留下一點自己用以外,剩下的一定要全部拿回去給她;插秧割稻她的手腳一定比別人快,孩子薪水拿回來,就是還買地所借貸的錢;以現在來講,比如買地要三百萬,她只有二百萬而已,她就先去借貸,她跟溪水大仙說,反正下一季稻米收成,再加上孩子的薪水,差不多就有了,地就這樣給她買下來,所以她有點錢就去買一塊地,又有點錢又去買一塊地,當初點點滴滴累積成二甲多的地,到今天讓我們這些兄弟在享受,現在都是都市計劃中的黃金地,買賣都是算坪的,不是算分的,沒有一坪是六萬元以下的,有的一坪十六、七萬,也有那種一坪要近二十萬的,所以她說點點滴滴都是累積,但是他倆個老的,當時為了要養這十個孩子,那種辛苦辛酸,有誰能夠體會?所以身為她兒子的人,如果跟錯了人,如果沒有那種腦筋、那種智慧,實在愧對!

俗話說:『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是孝的開端』,如果解成:「我只要不損害自己的頭髮,不損害自己的手腳,這樣就是孝順。」這就錯了,這句話是說:『在人間,在人生的過程當中,不要去做錯誤的事情,讓自己的父母煩惱、罣礙,這才是真孝順』。至於『力身行道,以顯父母』這個弟子後學不敢這樣講,弟子只能說是:『跟對了真天命的住世祖師,忠貞不二的為真天命的祖師效勞。』真的是何其有幸!

弟子後學跟聖母觀音生活了七十幾年,對她的個性非常的了解,她對她的媳婦非常的好,你們看她對媳婦是怎麼叫的?叫她是『玄淨長老好媳婦』,叫我就是『章阿』、「憨子」而已,但是叫媳婦就叫玄淨長老,這是會吃醋的咧,厚!兒子跟媳婦差那麼多,起碼我也是長老!好在她後面有加了一句:『憨兒不憨』。

這個『憨兒不憨』是怎麼來的?因為我們有五個兄弟、五個姊妹,總共是十個兄弟姊妹,五個女兒嫁出去了,五個兄弟也都出去住在外面,早期弟子後學要接她來住,但是因為住的是宿舍,不方便,加上她住鄉下也住習慣了就說她不要,所以弟子後學也不再勉強她,只是很捨不得她自己一個人住在鄉下。後來弟子的房子蓋好了,就跟阿母說:「等房子蓋好了,妳一要來跟我住,我才安心。」這才答應來跟我住,也就是現在的順天民主總堂。

如月總理道長的阿嬤與白雪的阿嬤還有弟子後學的媽媽,都是同樣參加莊嚴大身第二次大法會,因為當時媽媽還沒有跟弟子後學住在一起,所以每天晚上都是身為他兒子的弟子後學,親自回去鄉下載她來華山,二個月六十天完成莊嚴大身大法會,由  老祖師、祖師為她證七地佛果。還沒住在一起的時候,弟子後學雖然已經從政壇上退休,但是偶爾還是有要事在身,常常一下子高雄,一下子台北這樣南北兩地跑,但無論怎麼忙,弟子後學還是幾乎每天都回去鄉下看她,尤其因為她的年紀很大了,已經高齡九十幾歲,弟子更加小心,所以只要是沒有其他的事,上午就回去看一次,中午再回去看一次,晚上再回去看一次,這也是弟子後學有幸追隨住世祖師之後,所了解到這是為人子女本來就應該盡的責任,這個道理,所以下午的時候,我都會牽著她的手,帶她去虎尾科大附近四處走一走,庄仔內的人看到都會笑說:「看喔!一個七十幾歲的囝仔牽著一個九十幾歲的阿母在走路。」因為大家都認識我陳錫章,都愛開玩笑。

弟子後學帶她去散步時,之間也會順道講些話,因為人到了一定的歲數難免還是得要走,所以在住世祖師為她證果之後,為了讓她安心,我就跟她說:「阿母,妳這麼大把歲數了,也不會再做錯事情,妳今天能讓道真、理真、天命真的住世祖師為妳證這個果,保證妳以後一定回得去。」她說:「真的這麼好?」我說:「現在我跟妳說的這些妳可能會半信半疑,因為第一、九蓮聖經妳看不懂,因為妳不識字;第二、仙佛來開示的,妳也不一定完全聽得懂;第三、講師講的,妳也不是全都明白,但是妳不要去懷疑說:「這兩個月讓住世祖師來證果,這樣真的就是摩訶薩了喔?」以後妳回去時,一定會說:『唉!我這個憨子喔,怎麼這麼巧(聰明),還會幫我安排這麼好的一條路,安排得這麼妥當。」所以她這一次來結緣的時候說:「憨子不憨蔭娘親」就是這樣來的,這是當初弟子後學和聖母觀音兩個人之間私下的對話,沒有任何一個人知道,這個也不能造假,現在她終於自己證實了我這個憨子真的不憨。

九十二歲的時候,她以為自己會走,將金子全部拿出來,兄弟每個人一條五兩的金子,女兒買給她的金子都全數都還給女兒,她準備走了,沒想到還是沒走,奇怪,她也不曾想過走了之後會怎樣,因為她對人生很滿足。不過弟子還是希望她能多存一筆功德款,九十八歲生日的時候,我說:「媽要吃到一百(歲),做百歲生日的時候,妳拿多少出來我就相對出多少,怎麼樣?」因為過年的時候兒女孫子回來,都會包紅包,數量實在也是不少,所以當下她馬上就說:「好啊!我敢啊!那現在這一些紅包你先拿去幫我存起來。」各位,你們看!她歲數雖然很高,但是頭腦還很清楚,很會算,雖然結果還是沒有吃到一百歲,但我們兄弟姊妹大家也真的拿了將近一百萬來出來幫她行功。

我們有這個肉體,所以可能有很多事情我們無法知道,但是因為能夠在真三盤追隨真天命祖師,所以即便有這個肉體的限制,還是能夠了解到一些事情的來龍去脈。像這次聖母觀音來結緣,我們那一天有一百多人,因為地方不大,所以分樓上樓下,樓上不是很大,只可以容納五、六十個人而已,後來揮沙揮到說原來她也是天仙下來的,聽到這句話,我跟玄淨長老好像是心有靈犀,兩個人互相對望的一下,同時眨了眼睛一下,以前談戀愛的時候也沒有那麼好的默契,所以當時知道對方也同時嚇了一跳,原來我母親是天仙來的,早期追隨老祖師,印證老祖師說過的一句話:「能在三盤有緣的人,大部分是有來龍去脈。」所以她還洩漏了這麼一個秘密,這要不是上天慈悲,也不能隨便洩漏。

所以,可以說她是立愿下來,也了愿回去的,實在是非常的高興。記得那個時候聖母觀音經住世祖師證果之後,弟子跟玄淨長老二個人最擔心的,就是她年紀大了,不敢叫她學禮節,擔心她以後回去之後不知道要怎麼辦,但是有時候回復本然之後,似乎也自然不用費力的什麼都會了,至於溪水大仙,還在那裡『練功夫』。

訓文裡面有幾個段落各位可能比較難懂,在此向各位說明一下。

當時弟子還住在水利會的宿舍,五個兄弟每個人輪流奉養她半個月,照顧她的三餐,如果剛好是輪到比較孝順的媳婦,知道她年紀這麼大了,又吃素,就會特別為她煮一些比較好吃的,選一些她比較愛吃的,但也有那種十五塊錢隨便買一買,提回去就給她隨便丟著不管的,有時候我下午去看她,我說:「阿母,飯給妳提來了,妳怎麼還沒吃?」說:「我哪知道她已經拿來了!」所以裡面她有一句:「眾生短見無本事,哪料婆身證摩訶。」這就是我媽媽聖母觀音的個性,她絕對不會去批評別人,因為參班的那一天是我們陳家佔大多數,這是說給我們聽的。

因為我三弟他們倆夫妻,還有我第三個妹妹跟第五個妹妹,這幾尊佛都跑去唸佛,所以說,說他們不懂是一點也不過份。我五妹秀雲在虎尾的菜堂(寺廟)擔任總務,我三妹也很愛去,因為大家都知道她們是陳錫章的妹妹,所以在虎尾大家都叫她們『三仙姑、五仙姑』,現在我也一樣來稱她們三仙姑、五仙姑,這次弟子後學的媽媽聖母觀音來結緣就點到這倆個,要她們要識透天時,現在三仙姑是比較常來聽九蓮聖經,如果這樣,再叫五仙姑來應該就會比較容易了,尤其弟子後學的四妹算是比較聰明,都這樣對我三妹說:「可惜早期妳都跟著二哥,連吃飯工作都是二哥幫妳找的,現在二哥追隨正法的九蓮聖道,妳卻跑去唸阿彌陀佛。」我常說她要去唸(阿彌陀佛)也不要緊,她要多唸也是她願意,我四妹秀美就常對她說,「現在二哥這裡每個禮拜有班會,妳應該要來幫個忙。」,但是她還是稍微比較固執一點,但是結緣那天她就不敢不來,要不聖理研究班她也不曾來過(佛堂)。

我那個去菜堂唸阿彌陀佛的妹妹秀雲,在媽媽一回去的時候,馬上騎著摩托車「噗」一下就衝出去,弟子後學看她騎得很快,老是這邊跑那邊跑,衝過來又衝過去,看起來很忙,我知道她打算做什麼,就叫住她:「喀子!」喀子是秀雲的日本名字:

「喀子!啊妳現在騎摩托車是要去菜堂(寺廟)對不?」
「你怎麼知道?」
「怎麼會不知道,我光看就知道了!」「啊妳是要去跟觀世音菩薩擲筊對不對?」
「你怎麼知道?」
「啊妳要去問媽有上去沒對不對?」
「對啦!你怎麼會知道?你怎麼什麼都知道?」
「我絕對知道,我什麼都嘛知,啊上去沒?」
「有啦!」
「我早就跟妳說過媽一定上去,妳不相信,擱費那麼大的功夫跑去問!」

我大姊曾說,我媽過世的時候怎麼不會像人家過世一樣感覺很陰冷,反倒覺得很溫暖。我大姊八十歲、大哥七十八,後學七十六,後學的妹妹七十四,都差二歲,後學曾經跟兄弟姊妹說過,「像我們這樣,算是很幸福的家庭。有誰像我們家這樣,一群七八十歲的,還能跟七、八歲的聚在一起,這是來聖理研究班研究道理才有的機會。」

這次弟子後學護駕祖師大人去馬來西亞,在回來的飛機上,弟子後學很誠懇的報告祖師大人說,希望將來能有機會,能讓溪水大仙跟聖母觀音回到佛堂來結緣,祖師大人大慈大悲一口氣就答應了,答應後,剛好我大姊也清口,我二妹也清口,老四在聖母觀音生前就清口了,我大姊都叫我章阿。她說:「章阿!你不是說有機會就要叩請祖師大人慈悲,讓阿爸阿母下來結緣?」弟子後學說:「啊這個我可以給妳掛保證!」其實那是老早已經請示過祖師大人,祖師大人也點頭答應了,要不然怎麼敢那麼大膽跟她掛保證。

何其有幸我的父母可以這樣成就。當然到現在為止成就的也很多,像香蕉大仙這樣追隨祖師身邊而成就的聖職很多,但是類似像溪水大仙這樣不但沒求道、得道,還能讓住世祖師來補辦手續的實在沒有,我的家父溪水大仙與家母聖母觀音能遇到九蓮聖道白陽三盤民主辦道,可以說是真正的無形有形的實得者,所以弟子說即便是感恩再感恩,也沒有辦法報答天恩師德,報答住世祖師的慈悲。

弟子後學不是一位很會講道理的人,但是大家相處久了,都知道弟子後學從頭到尾都是很直心的,如果說是要在這個社會上打混,跟人家也搞了幾十年,是一點也不怕,但是講道理就不是了。記得講師證道法會,老祖師在高雄叫弟子上去講,沒通過,來堯德總院,叫弟子還是要上去講,弟子跪在老祖師面前說:「弟子麥咯講啊啦!弟子就不是那款料咧。」老祖師說:「不行!還要繼續講。」後來硬著頭皮上去,說到最後也真的沒步(招數)了,一句話:「跟著住世祖師如果沒有辦法跟到開悟,弟子也不放祖師去,所以即便吃飯伴醬油,我也要跟到開悟。」這就是弟子當時下的決心,老祖師也將這句話落到醬油品,你看老祖師多厲害。而咱們的祖師大人從普光山回到台灣,一直到現在,多年來已經傳承了老祖師的那種精神與精髓。

實在講,再怎麼樣也沒有想過上天給我們這麼大的機會,住世祖師給我們這麼大的師德,當咱老人家能夠回歸觀音淨土時,人生像這樣又夫復何求。各位親愛的同修兄弟姊妹,當咱們上聖理班,看看九蓮聖經第六十五品觀音淨土品,第四一五頁,就可以證明老祖師辛辛苦苦開辦的九蓮聖道多麼殊勝,看看今天的溪水大仙與聖母觀音,就可以證明說,老祖師寫的這本九蓮聖經,確實可以讓弟子達到想要達到的地方,弟子後學常想,咱老祖師早期曾經說過『在三盤裡面會成就很多。』現在,在我們道場證果摩訶薩的也真的很多。咱和各位兄姊妹有這個機會作同修,大家都在一師之下,這麼好的機緣,把握自己,將道拓展到我們自己的親戚朋友,還怕九蓮聖道不會有弘展的一天嗎?弟子非常的有信心!因為弟子後學曾經跟祖師大人報告過,二盤真正開始發揚光大,也是在最後的沒幾年,從民國六十年之後才迅速的開始弘展,所以培薪班很重要,聖理班很重要,一句話說:「書到今生讀已遲」,九蓮聖經是老祖師寫的寶,可以成就很多人回歸觀音淨土,所以說非常的難得,要好好研究。

本來弟子後學也不敢在這裡向各位前賢同修兄弟姊妹報告這件事,本來弟子後學的意思是說,由弟子後學來跟這些大講師講溪水大仙跟聖母觀音的整個過程,讓他們比較清楚就好,因為本就是要請這些大講師來講,但是祖師大人說:「護法,光是你家的人,這些名字,人家就跑來問說陳于是誰,誰又是誰…電話多到實在是應付不完。」祖師大人實在也非常的辛苦,所以弟子後學就跟祖師大人說:「就由弟子集合一下!因為這些大講師平時也都很辛苦,由弟子來招待他們吃頓好料的,順道利用幾十分鐘的時間,跟他們大略的說明一下。」但是祖師大人慈悲說,這些大講師平時大家都很忙,應該很難可以再撥得出空。實在講,這件事情對我們陳家是一件非常榮幸的事情,弟子擔心不知道的人,會以為我是在炫耀,結果祖師大人大慈大悲就說:「我陪你一起去,就不會有這個問題。」所以今天才有這個難得的機緣,在這裡也十分感謝祖師大人的辛勞及慈悲安排,讓弟子有這個機會來跟大家介紹這篇結緣訓。

今天弟子後學就把自己所知道的過程,向大家做個簡易的報告,希望在座的各位同修兄弟姊妹,大家不管什麼時候,我們一定要都能夠和我們的  老祖師、祖師、副祖師永遠連在一起,在這一萬八百年當中永遠追隨祂們,隨師轉輪,好嗎?也不要佔用各位太多時間,我說得出來的也是差不多了,訓文他們這些講師都能講。

最後祝大家身體健康,萬事如意、道務弘展。

講述於2009年8月/孝女道師整理

聖母觀音摩訶薩暨溪水大仙結緣訓請參閱本道網站-懷恩沐聖

回上頁
九蓮聖道白陽三盤民主辦道    宣化部製       全球服務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