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陽經典寶藏電子書 道脈薪傳二三事電子書 線上影音 聯絡我們
全 文
檢 索

播種者的心聲 - 梅芳

2015-07-03 01:31:38
 

老祖師大人佛安、祖師大人佛安、副祖師大人佛安!

咱後學沒有讀過書,連自己的名字也不會寫,光是辦道表文要寫一代祖師聖號的這一項,咱就學到頭殼都快冒煙。咱後學不會講道理,還好今天來這裡也不是來講道理的,是來講經驗的;古早人有句話說:『關公面前耍大刀』實在是這樣,但是咱嘛是說咱自己走過的路給大家聽聽而已。

咱當時是信基督教的,咱一個基督教的教徒後來會進入正法,實在要感謝大光明長老道長,他用心計較就是要度咱入道,在當時,咱是全家最後一個進入二盤的,接入三盤之後,也是最後一個,因為咱是信基督教的,娘家也全都信基督教,咱嫁入賴家十幾年,從來沒有拿過香拜過婆家的祖先,當時他知道這個道之後,就一直要度咱入道,那時是在二盤,但是咱都不要,當時家裡是開超市的,咱就跟他講,你們父子都去進道,我就負責賺錢讓你們辦道就好,咱不去;但是,天的意思咱凡夫哪裡會知道!好,妳不來,那我就讓妳「知道」一下!結果怎樣實在料想不到,竟然一個月可以說住院得住三、四個禮拜,當時的張道師,大家可能比較不認識,他已經歸空了,每次去醫院看我,每次都跟咱說同樣的一句話:「嫂子,來求道啦!道就很好啊!」這句話對後學說了不下一百遍,說到最後咱就跟他講:「我用走的進來,現在得要用抬的出去,你難道都沒有別句話可以跟我講?」真的!當時就是這樣,咱實在沒有辦法起身,要起床一定得要人家幫忙,長老在家作生意,孩子也都還小,長老也只能請特別護士在醫院照顧我。結果張道師說:「妳說好,明天說不定就能起來走路。」你們大家說可能嗎?

真的!隔天咱就自己能起床上廁所,安頓道師當時還在讀書,放學之後都會來醫院照顧後學,她就跟後學講:「媽!妳說妳如果能夠自己起來走,妳就要求道了是嗎?」咱後學靜靜的沒有回答她;接著主治醫生就來跟後學講:「賴太太,妳檢查過了也沒毛病,每天在這裡也看到那些很嚴重的病人都沒有病床可以躺,要不這樣,妳回去,有問題我們再用電話聯絡。」後學就說:「好啊!你要我回去我就回去,那你請我先生來幫我辦出院。」回家之後,就這樣過了三、四天,安頓道師又再跟咱說:「媽!妳不是跟伯父說妳如果能好起來,就要去求道。」好啊!求道就去求道啊!從出生到現在四十幾年後學從來沒有拿過香,也不知道要怎麼拜,人家叫咱怎麼拜,咱也不會,咱後來才跟咱的那些後學講,你們講三寶的時候,重點講一講就好,不要扯得太遠,講太遠求道人根本聽不懂,因為咱當時真的半句也聽不懂,只是求道後,身體真的就漸漸好起來。

求道三天後,二盤在員林的玉皇宮要開法會,宣化摩訶薩就約後學去參加,咱說咱的身體沒辦法,實在當時瘦到只剩下四十幾公斤,坐也沒辦法坐太久,但是宣化摩訶薩就一直邀咱去,長老就說,妳在家也沒法幫什麼忙,乾脆就跟他去好了。宣化摩訶薩又跟後學講,如果妳真的不行,就去禪房休息沒關係,結果害他那次也不敢入班,一直站在窗外盯著後學,怕後學身體隨時會出狀況,結果你們知道我坐了多久嗎?讓你們猜!

咱足足坐了三天,法會開三天咱也坐三天,從頭到尾都沒有去休息,連晚上加課,後學也照坐。玉皇宮在二樓開法會,第一天大概九點左右開班,十點休息時間,我在走廊看到一張孔子的聖像,那張聖像竟然顯了個象,哇!整張像都在發光,金光閃閃的非常漂亮,後學就站在那裡一直看、一直看,看了幾分鐘,後來金光才消失,那個特殊的景象到現在為止,偶爾還會浮現在後學的腦海。後學當時不懂這個是什麼,也不敢將這件事去跟人家說。當時後車站有個賣豆花的歐伊桑也想來開法會,她太太跟他說,如果你想去開三天的法會,那要先賣掉六桶的豆花,將三天的錢都賺到了才可以去。法會的最後一天他就在講他這三天的心得,他說第一、他看到孔子顯像,問在場的班員有沒有人同時看到?後學才知道原來那是孔子,但也不敢說自己也有看到,只是心裡想說自己怎麼會那麼幸運,第一次參加法會就能看到仙佛顯像。

法會結束後,同修就常常約後學去開班,但是身體好起來了,後學也就不把這件事列入考慮了。真的!人就是這樣,身體好了之後就會想賺錢,因為後學當時開的超市生意非常好,普通時候光是一天的業績就能收個三、四萬,這麼多錢,怎麼捨得出門,所以就叫他們父子自己去,後學還是跟他們講:「反正我也不懂,你們去就好了啦!」當時四個小孩,兩個大的在二盤已經學習擔任辦道工作及講師,後學也讓他們同時學著做生意,如果遇到要辦道,二兄弟賣的物品隨人自己蓋一蓋,就到佛堂去當上下禮,結果同修還是繼續叫我要去佛堂走一走。結果有一次後學又去開班,遇到陳大姑,陳大姑就叫後學不用到外面上課,跟她坐在房間就好,她講的是國語,但是後學從來就聽不懂國語,就像跟一隻鴨在對話一樣,就這樣,每次去開班後學都沒有出去上課,就是跟陳大姑在房間裡面坐。

過去在二盤的這些事如果要繼續講下去,恐怕講到進入三盤時已經沒有時間了,所以後學就先簡單講到這裡。

到了民國七十三年三盤應運,也是他們父子都先去接線,回來後要後學也去接,後學還是這樣講:「你們去就好了啦!我拜這個不也一樣都是道。」不知道二盤、三盤竟然差這麼多。「你們去就好,我賺錢讓你們去修道。」每次都是這一句,長老他就跟我講:「肚子餓,個人吃個人飽。」他還是不斷用心計較設法說服我也能接三盤,但是我都不想去,每天都能收這麼多錢啊!為什麼要放著不賺。

結果後來事情怎麼演變的呢?很感謝二盤的同修來成全。有一天,一群清修的小姐來到後學家找後學,其中一個講:「賴太太,妳不能聽妳尪的啦!」後學聽到這句話心裡很難過,咱心想清修的小姐怎麼會講「妳尪…」,以前到現在後學從不用這種比較粗俗的話,所以聽了心裡很難受,就回答她:「要不難道要聽妳的?什麼我尪,妳們是清修的小姐,講話不能這麼粗俗啦!」她繼續講:「他走入邪魔去了,賴福榮賴氏佛堂裡的花瓶啦、佛像啦…已經全部都丟掉了。」後學心裡想,真的是這樣嗎?長老說過,道沒變,只要接線就好了,怎麼東西會全部丟掉?心想,那些東西都是我布施的吶!你若不要,要跟我講啊!怎麼全部都拿去丟掉。那天,天還沒暗下來,我就跟孩子講:「今天晚上店要早點關門!」孩子問為什麼?我說:「我要跟你們去佛堂。」哇~四個孩子高興得蹦蹦跳。

一進賴氏佛堂,香蕉大仙、賴主理、長老他們好幾個人全部都在一樓坐,我直接上四樓佛堂去看,到底東西是不是如她們所說的都丟掉了。一看!好!東西全都在,連被動過也沒有,我立刻下樓跟他們講,我今天晚上馬上接線。

隔天,點傳師從斗南來了,來的時候五個人就在我店裡的辦公桌前坐成一圈把我團團圍住,也是這樣講:「妳不能聽妳尪的,妳尪走入邪魔了。」後學就先倒茶給他們喝,後學這樣跟他們講:「小姐,妳先喝茶。」「這杯茶喝下去,妳才會知道茶的氣味是什款;我們要做任何事,一定要踏進門檻內先做了解,不能在門外隨口說。你們現在不用說了,我昨天晚上已經去接線了,謝謝你們。」五人桌子一拍馬上起身哭著走出去。咱厝對面就是菜市場,五個人哭著從後學家走出去,市場是一堆人都看到,中午馬上就一個個來問:「老闆娘,從來也沒看妳發過脾氣,怎麼那五個人哭著從妳家出來?」後學說:「我沒有罵他們,他們要哭我也沒有辦法。」

七十五年,長老他們就開始計畫要讓我出國去開荒,到了七十六年真的就成行了。長老是怎麼說的?他說:「這些三才都是小孩子,出國要大人帶才行。」後學也傻傻的,想說對啊!因為當時擔任三才的祖師大人、副祖師大人年紀都還很小,出國確實是要大人帶比較妥當,不知道其實是自己被長老給設計。咱慧璇當時才二、三歲,從小都是咱這麼阿嬤帶在身邊,多可憐你們知道嗎?一出去就是二個月,晚上睡覺睡到半夜,還會聽到自己的孫女在耳邊哭的聲音,每天都在想孫子就對了。結果去了一個多月又十多天,他們就說要前往泰國北部,其實是要去開荒了,當時咱也不知道什麼是開荒,只是說要去北部那就一起去,後學、蕭主理、宣化摩訶薩、老祖師大人、林妙一,一行人這樣就去了。去那裡開始找佛堂,到處找、一直找。當時咱也不懂什麼是開荒,平常做生意都穿得很時髦,洋裝啦、長裙啦、頭髮還要有造型,結果因為還不懂什麼是開荒,所以去到那裡也是這樣穿,穿得很漂亮,結果呢?經過二個月,頭髮造型沒了,一張原本白白淨淨的臉,被太陽曬得烏漆麻黑、紅腫脫皮,當時也不知道要拿支洋傘或者戴頂帽子來遮太陽,蕭主理就講:「這下子慘了!咱跟你家賴先生扯不清了,一張臉曬成這樣不成樣。」我說:「不要緊啦!」就這樣,一行人像無頭蒼蠅一樣在泰北四處找佛堂。你們知道那個妙一的行李有多重嗎?至少有二十斤,後學就這樣揹著那一個二十多斤的行李,連走四個多小時,從頭到尾沒得休息,又沒水可以喝,實在很嚴重;最後大家到旅社休息,好不容易坐下來的時候,真的,手、腳都在發抖,他們就會議說後學經過這二個月的開荒,之後一定不敢再去了。結果後學也不知道怎樣,有一天宣化摩訶薩又來叫了:「哪時候又要出國了,妳還要去否?」「好啊,再去!」結果這一去更久,一去就去了半年,因為佛堂已經設好了。

這下子好了,長達半年的時間都在那裡,說起來實在很可憐,還好那時候還算年輕,如果是現在那就真的沒辦法了。那個道是怎麼辦的,後學講給大家聽,一次的車子載進來就是七、八十個人要求道,我們得要煮給大家吃啊,怎麼辦咧?好!既然那裡的人喜歡吃辣椒,後學就到菜市場去買二板豆腐跟一斤辣椒回來,豆腐拌辣椒炒一炒,有鹹、有香這樣就可以了;吃什麼?吃麵。七、八十個人要吃多少麵?要吃兩個超大的鐵盆尖尖這麼多,光是要燙這麼多麵你就傻眼,現在想起來也覺得自己當時怎麼這麼厲害。吃的弄好了,接著要趁著大家都在吃飯的時候趕緊去排果、去當上、下禮,上禮、下禮都是後學自己一個人做,不識字怎麼辦?硬背啊!也是要硬把它背起來。

那裡什麼最多?紅毛丹最多,買五盤來當供果也才花個幾十塊錢。辦道結束後,大家就在那裡一起吃紅毛丹,放個垃圾桶,他們也沒那個習慣說要將果皮往裡頭丟,都是走到哪裡吃到哪裡丟到哪裡,等他們都回去了之後,哇!不得了,到處都是一窩窩的螞蟻圍著那些一團團的果皮,嚇死人。就這樣一直做、一直做,沒有一天休息的就對了,到了晚上就是想孫子流眼淚,實在是哭沒人知道的。蕭主理常講:「實在說,出國開荒有那個不會哭的,我不相信。」現場在座的這些前輩都有出國開荒過,他們就知道有時候遇到的問題實在很難熬,不要說度人,像後學不會講國語,也聽不懂國語,道親來求道後,連要去道親家講道理成全他都很困難,後來林長老在車站離我們不遠的地方也設了一間佛堂,他那裡辦道的時候,也要後學去煮、去當上下禮;這裡辦道的時候,也要後學煮、也要後學當上下禮,從來沒有想過說自己怎麼會這麼厲害,能煮給那麼多人吃,還很合當地 人的口味,每個人都是尖尖的兩大盤麵,不知道是家裡沒得吃還是怎樣後學煮得特別好吃,反正就是很會吃。

當時林長老設了堂,三才也去了,佛母來借竅,就問弟子:「妳每天哭是哭什麼?」看到佛母,弟子後學就哭到講不出話來;佛母就講:「妳是不是哭妳出去不會講話?」弟子就點點頭。佛母就講:「妳明天出門就會講了。」你看天命有多可畏,祖師的天命有多殊勝!真的,隔天我一出門,竟然什麼語言我都聽得懂,雲南話、泰國話、少數民族話、地方語言…全部聽得懂,雖然不會講,但是就是聽得懂,只要聽得懂就能跟他們對應,這就是真天命的印證。

當時泰國要辦延期很簡單,後學就辦延期,在那裡住了半年才回台灣,回來不久大概才一個多禮拜,心裡老是在想,佛堂在那裡不去也不行,哪知道宣化摩訶薩去了幾次後就不去了,就叫後學自己一個人去,老祖師大人就講:「沒關係啊!妳飛機坐著就自己來啊!」當時飛機只能坐到曼谷而已,接下來要坐上十三個小時才能到惠開,從惠開再進到我們那裡還要半個小時,整個路程實在令人膽顫心驚,為什麼?因為當時坐在車上是經常看到沿路有人四處搶劫,但是天命可畏,咱坐的車子從來都沒事,可以說無形的仙佛都護得好好的,所以正法祖師實在厲害。你們知道當時那裡是怎麼進行搶劫的嗎?車子整輛攔下來,裡面的乘客所有攜帶的物品,全都要交出來,連外衣外褲都要脫給他們,如果你不從,一下子就讓你死,是這樣吶!但是往返幾次咱都沒遇到搶匪,仙佛給我們一路護持到底,還不只這樣,從曼谷要到清邁,只有晚上一班車,從晚上七點要坐到隔天上午九點、十點才能到,當時只有後學自己一個人隻身前往,現在想起來也實在很大膽,但是我們出去仙佛都給我們護得好好的,實在感謝上天慈悲,也印證老祖師大人跟弟子講的一句話:「沒有關係,妳不會不見。」

就這樣一去,一住又是一年,這下子期限又到了,老祖師大人就跟弟子講:「妳去新加坡延期。」什麼!去新加坡?我沒去過怎麼去?老祖師大人就講:「沒關係,我載妳去機場坐飛機,妳下飛機出關後,把袋子裡的九蓮聖經拿出來舉高高,對方也會拿一本九蓮聖經,那個拿九蓮聖經的人,就是要來接妳的人。」你們認識新加坡的瑞平嗎?如果認識的就會知道,他是長得又高又壯,手臂全都是毛,滿臉的鬍鬚,整張臉黑摩摩的,看起來實在不像個修道人,嚇都嚇死了,後學一看!真的是這個人嗎?怎麼辦?這下子還能怎麼辦,他拿了一本九蓮聖經,咱就要讓他載啊!他載咱去哪裡?載咱去辦延期。好!章蓋一蓋,延期辦妥了,後學再搭飛機飛回去。當時搭飛機都是咱老祖師親自來接送的,剛過去那裡的時候半點禮貌都不懂,也不知道祖師是什麼,老祖師大人說:「來喔!來運動,來做九蓮神功。」你做你的,我做我的,實在很沒禮貌,跟老祖師大人學神功學了二個月,之後還是忘得一乾二淨,全都還給老祖師。

後來召開赤兔法會,會場排了祖師大人要坐的佛椅,結果佛母臨壇坐上去,記得當時好像是許勝南以及其他幾位同修,當場臉紅鼓鼓的開罵說:「那個小孩子!那個是祖師大人在坐的椅子,妳這個小孩也敢坐上去!」不知道其實那是佛母臨壇,沒經幾個小時,他竟然臉真的鼓起來,腫得像豬皮頭那麼大。不久之後那裡就設了佛堂;再經過不久召開煉性法會,老仙翁就來借竅,跟宣化摩訶薩講:「我人都幫你找好了,你怎麼沒把人帶來?」宣化問說:「是乾道還是坤道?」仙翁拐杖拿起來就要往宣化的頭上敲,說:「是乾道、是坤道,你竟然不知道!」結果是誰?原來是大光明長老道長,結果老祖師大人馬上就要弟子打電話叫大光明長老去,長老到現在也都還在唸說他是被我騙去的,實在我沒有騙他,當時老祖師大人在旁邊就教弟子怎麼講,祂講,如果長老不來,妳就叫他帶孫子來這裡給妳看,妳也實在很久沒有見到孫子了。結果他真的把孫子帶來給後學看,跟後學住了二個多月。

二個多月之後,他們回台灣,後學就前往老象塘,也就是後來的崇明觀音堂,去到那裡一看!哇!房子這麼大但都沒有人,宣化摩訶薩去沒幾天就先回台,留後學自己一個人在那裡,那時候那裡的環境不好,孩子沒啥可吃,所以大約十來歲的孩子,父母就把他們都帶到佛堂來,後學不識字也不會教小孩,就去請一個當地的老師,也就是後來的魯道師,後學說要一千元聘他,他說不用,八百就好,咱想說這麼便宜~八百!好,那就八百。他人身體也不好,後學就跟他講,你不用整天都教,如果累了,就自己去休息一下,長老每次去那裡都會帶藥給他吃,吃一陣子,他的身體就慢慢好起來了。

當時老象塘每天早晚獻香都有二、三十人,當季盛產什麼,當地的道親就背什麼來,盛產香蕉時就全都揹香蕉,盛產鳳梨時就全都揹鳳梨,木瓜盛出時就全都揹木瓜,初一、十五那個水果是多到連拜五天都拜不完,老祖師大人就講:「沒關係,道親帶什麼來妳就拜什麼,每一樣都要幫他們拜到。」結果幾乎天天都在獻供。

後來,當地的孩子就在約咱說要去漂排辦道,後學問:「那有車可以去嗎?」「沒有,要用走的。」「要走多久?」後學問,他們講:「要走十幾個小時。」後學一聽要走十幾個小時,就想說那後學怎麼有辦法!因為辦道不是兩手空空就可以辦的,是得要帶很多東西的,尤其山上什麼東西都沒有,我們吃素的,連食物都得自己帶,佛具、吃的、用的、睡的加加總總要帶一堆,怎麼辦?後學就跟他們講:「只要有路可走、有車可到,我馬上就去。」他們那裡是山路,路是怎麼開出來的大家知道嗎?不是像我們用推土機推出來的,而是用鋤頭、用勞力開出來的,後來路真的開好了,他們就來跟後學講,二盤的在路開好的第二天就已經先進去辦了,雖然先我們進去,卻沒人要理他們。

後學是在第四天才進去的。因為山上都是沙土,走到半山腰,車子遇到滑沙根本上不去,叫了很多人來幫忙,用推的、用拖的、用拉的,車子還是不動如山,輪胎整個是陷進沙土裡頭去了,後學心裡就在想,無論如何我今天一定都要到目的地!能不能上去我一定要等到那個少華來。少華是我們的道親,他開車的技術非常厲害,沒想到仙佛慈悲,才剛想完,一下子少華竟然出現了。少華一來就走到車窗旁跟後學說:「黃道師,怎麼回事?」後學說車子開不了,少華就跟後學講:「黃道師妳下來,你們都先上去,我會把車子開上去。」後學心裡就想,那麼多人在幫忙推都推不動了,他自己一個人怎麼可能把車開上去?結果怎樣你們知道嗎?他上車油門一踩,不得了!四個輪子都浮上來,輪胎就這樣飄在沙子上面轉,就像是整輛車要飛上去一樣,後學這樣講你們可能會認為後學在講卡通,但是當時真的就是這樣。那天中午為了那部車,大家都沒空吃中餐,晚上到了目的地二餐才當作一餐在吃,他們那邊的人看到後學就講:「ㄟ!妳不是昨天才剛來嗎?怎麼今天再來?」我想說我昨天怎麼有來?才知道那是仙佛顯像後學的模樣讓他們先看到。

因為去到那裡天色已經很暗了,臨時說要去借住人家家裡實在也很不好意思,咱就去找村長跟副村長問說:「你們這裡有沒有旅社?」站在旁邊的有人連旅社是什麼都不知道,至於那些知道的一聽後學這樣說,都笑死了,就跟後學講:「我們這種山區怎麼會有旅社,不用啦!你們就睡在這裡就好了啦!」後學想,出外人嘛!有地方睡就好了,好!那就借住一下,累了一天,大家準備要就寢了喔,這時候警察來了,因為那時候宣化摩訶薩有跟同修買了一批賣不出去的外銷成衣,我們就帶去泰北送道親,有來求道的,一人一件,後學當天就載了四箱衣服,其它的還有一箱佛像、二箱佛具、一箱敬盤、有的沒的總共大概十來箱,警察就問:「這些一箱箱的到底是裝什麼東西?」後學就講:「香梅,妳去開給他看。」開到最後佛母佛像的那一箱,香梅不敢開,她怕那尊佛母佛像被拿走,我說沒關係啦!妳就開給警察看,她還是不肯,結果我就自己動手開,把那尊佛母佛像拿起來,就這樣穩穩的擺在竹桌上,那個警察一看到這尊佛母,竟然雙手合十對著佛母一直猛拜,然後請他們那裡的人翻譯跟我說,如果這裡有人要找後學麻煩的話就跟他講,他要保護我。你看我們的道有多寶貴,祖師的天命多不得了。

結果怎麼樣你們知道嗎?一般我們拿一百張表文就可以辦很久了對不對,哪裡知道第一天都還沒有結束,表文就用完了,辦到不夠用,不夠我就要回去拿啊!因為那裡上廁所、洗澡都不方便,當第二天後學要回去拿表文的時候,副村長很擔心我一去不回,所以特地幫我弄了一間用草圍起來的簡易廁所,也實在很有心。回去之後咱就趕快洗澡、換衣服,表文一拿就走,結果下大雨。雨一下那個山區的路都是泥濘,滿地的泥巴,車子根本無法行駛,怎麼辦?十幾個人抬著那輛車跨過泥地,後學跟司機兩人坐在車上是嚇得要死,怕一不小心萬一翻車就掉進谷溝裡頭去,所以雙手是一直緊抓著車窗不放,抓到手都僵到定型了,到了目的地還一時恢復不過來;下了車後學進到村里一看!哇~人多到數不完,一堆人等著要來求道,全部掛號都掛好了,一回魂,後學趕緊進屋去辦,辦到連那天晚餐都沒空吃,晚上繼續點燈辦。臨時佛堂很小,是一間老土厝,頂多只能容納七十位,七十個求道人要怎麼點你們知道嗎?不是像這裡這麼順腳,大家擠成一團,後學是要一個、一個好像用撥的這樣撥開點耶!他們那裡的人又很會揹小孩,後面綁一個、前面抱一個、旁邊再夾一個,妳如果沒給人家點到怎麼辦!又沒有燈,只能靠那三盞佛燈照明,門窗也要關好,因為外面還有很多人沒求道,不能洩漏天機,後學就照樣一個、一個點、一個、一個翻,從第一位點到最後一位,一件禮衣也從頭濕到尾,好!辦好了出來,再唱名!後學不識字怎麼唱名,後學講,仙佛都給你們排得好好的。想到老祖師大人對弟子講的話:「妳領命之後不用擔心。」因為領命的時候後學是哭得要死,一本禮節簿拿起來,半個字都不認識,聖人交待說那一本要練起來,一個月後要來辦道,奐宇那個孩子就是咱辦的第一眾,在老祖師的面前辦,你看多嚇人,結果那場辦完,老祖師大人說:「妳可以去辦道了。」咱是這樣開始辦的。咱當時要去漂排開荒的時候,上天很慈悲,有一個老師說她不要教書了,她要來修道,她會寫表文,我說好!但是她要顧兩個小孩,我說沒關係,妳那兩個小孩帶來佛堂,咱也想說不好意思,所以每個月都拿三百塊錢給她,說是要讓她去買孩子需要的東西,其實也沒說是要聘她的,結果,她不但會能寫表文,連其他的工作也都做得很好,你說上天慈不慈悲。咱這個道實在講,大家能夠入道實在都很福氣,這個如果沒有出去開荒過的人,會難以相信,但是真的是這樣。咱去漂排三、四天,總共辦了四百多眾,這些人不是咱四處去度來的,他們就拿著一片鐵這樣敲一敲,全村的人就全都聚集過來了;咱後學也不會講什麼大道理,當時也沒辦法煮給大家吃,就是站在屋簷下,掛個油燈照明跟大家說幾句話而已,他們就肯來求道了,你說這不是仙佛的力量是什麼!今天走到這裡後學只有一個感受,那就是一位祖師來到人間,這些無形的佛、菩薩、聖、仙就是會來幫辦。

漂排路途實在太遙遠,沿路都是泥土,車子坐到那裡,拿掉眼鏡只剩下兩個眼窩的地方是白的,其他的地方都是灰的,很邋遢,如果不是為了道,實在沒有人會想去那個地方玩,所以這一趟去實在有價值。咱在漂排辦完之後,咱就將那裡的情況用電話向老祖師報告,老祖師說:「好!妳現在要換去馬來西亞。」咱聽到就開始哭了,好不容易在泰國學到要買一碗白飯要怎麼講,現在換去馬來西亞,馬來西亞到底講什麼話咱怎會,我不要去啦!弟子後學就這樣跟老祖師大人講,老祖師大人笑著對弟子說:「妳去就會講了。」咱最後想一想,又在泰國走了一圈,就主動跟老祖師講:「老師啊!我想來去馬來西亞。」祂說:「妳想通了喔?」咱說:「嗯。」老祖師就說:「好。」弟子後學就問:「咱去馬來西亞是要去哪個地方?」那個時候就是陳博志在馬來西亞有設堂,觀心住在那裡,老祖師大人講:「妳電話帶著就去。」當時咱在新加坡下飛機,不知道馬來西亞的車站是在地下室,找也找不到;也不知道幣別不同,用泰國錢幣拿起電話就要打,錢投不進去,旁邊一個學生看到說:「安蒂,我一塊錢讓妳打。」那時候已近黃昏,天色已經暗下來了,還好有那一塊錢咱才能聯絡上觀心,然後樹根才能找到咱,當時實在很像一個土蕃子。

到那裡,後學就要去找房子,扶真總理道長那時就請陳道師陪後學去找。陳道師當時是很靦腆的一個人,也不會主動跟後學攀談或聊天,就這樣揹著她的背包靜靜的走在前面,後學也就這樣傻傻的跟在她後面走,一直走、一直走,走了快十天都找不到,就像個瘋子一樣,之後新加坡開班,後學也去,剛好大光明長老跟蕭主理也來,畢班後他們就陪著後學繼續找房子,連續找了好幾天還是找不到,那天天氣實在很熱,水都喝光了,他們去買水喝,後學就站在旁邊等,結果一眼望去突然看到一張紙,後學就問林道師說,上面寫的是不是有房子要出租?林道師說:「好像是。」結果突然就有一個人跑過來問後學:「安蒂,妳是不是要租房子?」我說是啊!他講:「妳等一下。」就跑走了,過了一會兒這個人就把那個屋主帶來,我問要租多少?他說三百。我說不要那麼貴啦!二百要不要?二百就二百,他就這樣租我二百,差不多就是台幣二仟。然後就開始去住了,住了一陣子就設堂了,設堂的當天辦了一眾,就是我們買花所結緣的老闆,再過一陣子,又去度到李麗華道師他們一家,度到他們這一家之後,他們也開始知道要度人,因為這樣才有後來的這間佛堂。

後學如果去泰國,長老就去馬來西亞;長老如果去泰國,後學就去馬來西亞,後學跟長老二個人都在辦道,生意早就收起來不做了,所以各種花費都要省著點,那一次說要從曼谷搭飛機到吉隆坡,要價馬幣四千五!後學想,只是過個海而已怎麼這麼貴!後學就去問火車,結果問起來才只要馬幣二百五,哇!價錢差這麼多,我要坐車。結果不知道車子要坐這麼久,在車子裡過了二夜,第三天才到目的地,整整三天沒吃東西,但是人也沒怎樣。但是這一趟有多幸運,說起來你們也許不相信,但是講給你們聽你們就會覺得不可思議,如果不是仙佛,咱沒辦法順利到那裡。咱坐上火車之後,在往泰南的路上就有個年輕人主動來問我:「安蒂,妳要去哪裡?」我說我要去吉隆坡,他說:「那妳要坐到哪裡下車?」我說檳城。他說不是!不是!不是檳城,到太平妳就要下車。我說什麼?要坐到太平?他說對。他說:「如果妳在太平下車,就能接上那輛往吉隆坡的車,不然妳就得要在檳城過夜,我到泰南就要下車了,妳要記住我的話,到太平就要下車。」我說好。這下子慘了,太平在哪裡?哪一站才是太平?心裡開始忐忑不安、很擔心。又坐了一陣子,又有一個年輕人上車,看到我又問:「安蒂,妳要去哪裡?」我說我要去吉隆坡。「那妳要坐到哪裡?」我說檳城。他說:「不好!不好!妳要坐到太平。」現在就有二個人都跟我說太平了,那應該就是太平,他又說,他要去檳城,如果車子到了太平站,他會提醒我下車。因為每次出國後學都會帶一堆東西出門,到了太平,這個年輕人很好心的幫咱把東西都搬下車,然後再提醒我:「安蒂,妳要過天橋。」然後就上車繼續往檳城了。哇~望著那座天橋,再看看腳邊這一堆東西,一想到這把年紀還得扛著這些東西過天橋,腳都軟了,怎麼辦?這時候又有一個年輕人跑過來:「安蒂,妳要過那邊是不是?」「是啊!」「那妳給我一塊錢,我幫妳把這些東西扛過去。」什麼!一塊錢!不要說一塊錢,十塊錢我都給他。咱就給他一塊錢,現在東西提過去了,年輕人要走之前跟我講:「買票的窗口在哪裡。」我順著他的手指看過去,慘了!賣票的都是黑人,我又不會講當地話,這下子怎麼辦?站在那裡發愣,結果一對年輕人突然走過來問後學:「安蒂,妳要買票是不是?」「對。」「妳要買到哪裡?」「吉隆坡。」「好,妳錢給我,我幫妳買。」結果後學跟他坐同一輛車,後學坐前面,他坐後學後面,預計到吉隆坡的時間是晚上十二點,快到的時候,年輕人又問後學:「安蒂,有沒有人來接妳?」「沒有。」「那妳怎麼回?」後學講:「搭計程車。」他講:「搭計程車很危險。」後學說:「沒關係,搭中國人開的車不會。」他說:「好,那我幫妳叫。」然後他真的幫我叫計程車。吉隆坡的車子是這樣,市內車不能開到市外,後學看得懂市內車還是市外車,就跟計程車司機講:「你這部不能開到市外去。」他說沒關係、沒關係,等開到比較沒車的地方我再幫妳叫另外一輛,妳趕快上車。後學也真的相信他,東西通通搬上車,人也坐上去。結果他很誠實,開了一段路之後就幫後學叫車,所以中途下車換了另一部,這個司機會講華語也會講閩南語。上車之後走了一段,司機就開始問:「安蒂,妳從哪裡來的?」「從泰國來的。」他問:「妳為什麼自己一個人?妳有先生嗎?」「有啊!」「有小孩嗎?」「有啊!小孩在開店。」「那妳為什麼要來這裡?」「我來做上天的工作。」「什麼是上天的工作?做上天的工作為什麼要做到這麼晚?」我說:「是車子誤了我,不是我要做那麼晚的。」那個時候長老也在吉隆坡,咱到的時候已經凌晨一點多了,結果長老去拜訪道親還沒回來,這個計程車司機人也實在很好,他就問後學認不認得自己住在哪一間?後學說,記得。他講,那我車子先停在這裡,妳先去開門,確定沒錯之後東西再搬下來,不然萬一認錯地方,這裡是叫不到計程車的。後學聽他的話,拿出鑰匙一轉,門開了,他就幫後學把東西全部拿進去,然後交待後學趕快把門鎖起來,就走了。後學進門之後就一直按樓上的電鈴,想說奇怪!如果人在樓上睡覺,應該也被吵起來了,怎麼都沒動靜?門鈴按到都快燒掉了,還是沒人探頭出來,好吧!自己搬!就這樣把東西一件件扛到樓上去,好不容易搬完了,人還坐在椅子上喘氣,這時候長老回來了,實在無言。

辦道是這樣,不會說讓你辛苦到受不了,但也不會讓你輕鬆到哪理去。當時後學在辦道,遇過沒有茶水喝的窘境、自己不是護士但也學會給自己打點滴,沒辦法,有時候真的水一直灌一直灌,灌到肚子裡面的水都快滿出來了,還是渴,這時候打一支點滴就會比較舒服,有時候二、三天就要打一次。

去到馬來西亞,那邊的小孩很容易得一種叫做「魔丹」的病,這是什麼病後學也不懂,只知道每一個毛細孔都會流血,孩子只要被觸摸到,就會痛苦得哇哇叫,民間流傳說,得這種病就要洗什麼藥,結果洗一洗有的也不見效。那個時候就有個八歲還是九歲大的小孩也得了魔丹,醫生宣告沒有救了,結果他的父母只顧著自己做生意,孩子沒救了就把他帶到佛堂放在我這裡,看了心裡實在也很難過,好吧!死馬當活馬醫,後學就去拿了一瓶點滴幫他打,結果打下去差不多滴了半瓶多,他跟後學講說他肚子很餓,真的是仙佛慈悲,我一聽到他說要吃粥,拼命喔趕快煮給他吃,那碗粥吃完了,點滴也滴完了,這個孩子也好了,然後住了一陣子就出去讀書了,出去讀書後,這個小孩子從此也就沒有再回來佛堂,去找他,他也說他不要再來了,他沒有想到他這條命是仙佛慈悲給救回來的。結果呢?長大了,結婚了,生小孩了,買了一部車開在路上,沒想到竟然鑽進人家貨車的底下去,整輛車全毀了,但是人卻沒怎樣;後來騎摩托車也跟人家相撞,腳底筋全被抽出來,什麼都去拜,但是拜什麼都沒用,他的母親來佛堂跟後學講,後學到他家去看他,跟他講:「國祥,你丟掉好一段時間了,仙佛不認得你了,你應該要回來,不要再沈迷下去了。」結果後學白天去看他,當天晚上他拄著拐杖一拐一拐的就來到佛堂,我跟他講:「國祥,你是要來看仙佛?還是要來讓仙佛看?」他一進到佛堂就只有一直哭,從那時候開始沒有再離開過,馬來西亞要設堂,長老就說,這間佛堂就讓他們夫妻去發落,確實很用心在處理;他還沒清口,他說要在開堂那天同時清口,連爸爸都要帶來求道,而且爸爸已經答應了,他非常高興,現在他終於知道這個道有多麼好了。

咱辦道是這樣,後學這種是「傻膽啦」!以前在泰國的時候,什麼都被騙;老祖師大人就講:「在泰國,你只能救急,不能救貧。」聖人的這句話,我聽進去,所以住在泰國的時候後學就跟那裡的道親這樣講:「你們如果是生病來找我,我可以當醫生,但如果是要借錢的,沒有。」實在不是後學會當醫生,而是後學會出錢帶他們去看醫生,你給他們錢,他絕對不會帶小孩去看醫生。後學在那裡,親眼見證「送碳到泰北」那個活動背後真實的一面,最窮的人都沒有分到,全都被那些有錢的人拿走,泰北不是每一戶人家都很窮,其實有錢人也很多,但真正窮人家是窮到連飯都沒得吃、連衣服都沒得穿,當時他們領到的那些物資拿去哪裡?拿到後學這裡來賣,因為知道佛堂也要用到米,一百塊錢妳不給他買,他五十、四十也賣你,隨便賣,反正能拿得到錢就好,錢到手之後呢?去做什麼?拿去買白粉,吸毒,他家裡的人有得到支援嗎?沒有。有一個,孩子餓到連手都舉不起來,帶到佛堂來說他要借三千塊錢讓孩子去看病,後學講獻香的時間到了,等獻完香再來說。他把孩子丟在牆角,人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獻完香後學趕快去看這個孩子,真的很可憐,已經都不會動了,但再仔細給他一瞧,不對!這個孩子的眼神很靈活,不像是個重症小孩,後學就知道分明是被餓到奄奄一息,然後抱來存心要騙後學的錢的。咱就說:「光梅,妳去拿一顆蘋果剖成兩半,順便拿一支湯匙給我。」後學就給他餵了半顆蘋果汁,一顆都還沒餵完,孩子已經能夠自己起來趴在後學的胸前。後學就跟他爸爸講:「明天你叫一部車,我跟你一起帶孩子去看醫生。」結果有沒有?沒有,他不敢,因為孩子根本沒有病。還有一個:「黃道師,我媽媽昨天晚上睡覺的時候突然全身脹大,我帶到醫院,醫生說要保證金五千元,妳五千元借我好不好?」我說好,等我一下,你媽媽也是道親,我跟你一起去看看她。後學就趕快請一個年輕人去叫一部車,再叫光梅準備一起去,沒想到後學一進去換衣服,那個人騎著摩托車噗一聲就不見了,車子騎到大門前面的那條路,連人帶車翻滾到下面的雜貨店後面,搞得全身都是傷,在那裡跟老闆要紙擦傷,老闆就跟他講:「你去黃道師那裡啦!黃道師那裡有藥。」他哪裡敢?他不敢,因為他媽媽根本沒事。還有很多案例,都是這樣用騙的,所以才說我們救急不救貧。後學畢竟待在那裡比較久了,這方面的事情看得比較多,但是我們台灣的同修這種經驗比較欠缺,道親看到我們台灣的這些同修,就告狀:「黃道師的心腸很硬,跟她借錢都不肯。」台灣的同修把這些話帶回來,後學聽了心很痛,其實不是吝嗇不借錢,而是要借錢得要先把事情探清楚,不然可能反而害了他。後學跟長老每年從自己口袋裡面拿出來花在開荒的費用,數目都勝過公基金,怎麼會在意這一些,後學的母親雖然是基督徒,但是她知道咱捨身辦道也要錢,所以也會偷偷拿錢給後學用,後學也真的把它拿來,用在哪裡?用在開荒,結果她自己也有得到(功德),上午五點往生,到了晚上九點要入殮時還是身軟如棉,教友沒看過這種情形,嚇都嚇死了,還跑來問後學說這是怎麼回事,她是個基督徒,只是拿錢援助後學而已,這樣她也有功德;有一次在彰化埤頭開仙佛班,濟公古佛現身講:「你們今天都不可以打盹喔!你們的祖先今天都有來。」後學有個壞習慣,一定要睡午覺,結果中午吃飽上課坐著就打起盹了,後學的母親叫了後學二聲,後學嚇得整天不敢再坐下,因為坐著就會想打盹。還有一次,出國開荒回來不久,那時候還在做生意,因為後學很愛漂亮,手環、項鍊、戒指常常就是戴滿身,中午也是一樣又打盹,後學的母親又來講:「這麼愛漂亮幹什麼!妳不怕手指被人給剁了。」後學馬上嚇醒,之後就盡量少戴了。有一天後學的父親跟後學講,後學的母親有得到他們基督教所謂的「聖靈」,後學就跟他說,有啊!每次我到哪裡去開班,她都會跟我。父親很狐疑,後學就將這些事講給他聽,他就覺得很奇怪,問說:「妳母親怎麼會跟妳?她怎麼沒去跟阿雪?」阿雪是後學的妹妹。後學就講,因為她走的那種沒有我們這種好啊!我們這種是可以庇蔭九玄七祖的咧。父親從此之後再也不對後學的信仰妄下評斷了。後學當初嫁過來,全家除了後學以外都吃素,後學的母親就跟後學講,如果妳也跟著吃,我們就斷絕關係。之後後學懂道了,吃素了,後學的母親真的就跟後學斷絕往來,後學的弟弟從美國留學回來,叫後學回娘家團圓,後學說不要!回去母親會生氣。弟弟說,沒有關係,如果家裡不煮素的給妳吃,我就帶妳去外面吃。結果長老不敢跟後學回去,因為怕被罵,後學就帶著慧璇回去,看到母親煮飯煮到面紅耳赤,後學喊她一聲媽,她不理我,弟弟就帶著後學去外面吃;又沒多久,弟弟的岳父、岳母、母舅等都到娘家吃飯,弟弟又來叫,後學回去一看,哇~一大桌整桌全部都是素食菜餚,全都是後學母親準備的,那一餐所有的人都吃素,真是天下父母心,後學回來之後就跟長老講,你沒去可惜,母親煮了一大桌請我。

修道就是要我們這一點心,盡心去做,真的上天不會虧待我們;這個真道不簡單被我們得到,絕對不能放它去。尤其是在座的每一個人,都比後學還要能幹。咱當初這樣跟老祖師大人講:「祖師您放命給我,我是三盤第一含慢的,連自己的名字都不會寫,什麼都不會。」老祖師講:「沒關係,妳會辦道就好,上天會助妳,以後上天會派很好的人才給妳用。」真的!一代祖師的話先說後應。之後在馬來西亞就是有林道師、李道師,在泰國就是李校長一家幫我們很多忙,看顧我們很多。咱辦道不要怕,要做最重要;心不要亂想一些有的沒的,不要以為看不見就沒有,辦道起心動念仙佛是記得一清二楚,聰明的人很會打算盤,其實不用想那麼多,真道是看我們這顆誠心而已。暫時不能出國開荒的,沒關係,在台灣還有很多人還沒求道,求了道後還沒進行成全的也很多,盡量去做。後學沒什麼才幹,就是憑著一股傻志而已,前前後後在泰國住六年,馬來西亞住了十五、六年,現在比較輕鬆了,因為當地的人才都起來了。

修道一定是對的,不要害怕,跟著聖人的腳步,人生一定贏。今天後學在這裡矇了大家一個晚上,講得不好,實在抱歉。有不對的地方叩請仙佛慈悲赦罪,請各位前輩多多指正,感謝。

2010梅芳道長講述/2014文宣部整理

回上頁
九蓮聖道白陽三盤民主辦道    宣化部製       全球服務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