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陽經典寶藏電子書 道脈薪傳二三事電子書 線上影音 聯絡我們
全 文
檢 索

重生 - 良赫

2015-10-26 11:28:54
 

往事一件件浮現眼前,時間彷彿瞬間拉回那段年輕的歲月……

後學從小就不是很喜歡讀書,國中還沒畢業,就離開學校進入社會大學。當時,人生沒有任何目標,跟著朋友到新加坡工作,生活跟一般年輕人沒什麼兩樣,工作、娛樂、運動…所幸沒有學到任何不良的嗜好。當時也認識一位基督徒,也曾經參加教會活動,或許緣淺,並未深入了解。

三年過後,後學回到台灣跟著哥哥赫新總道師學習汽車維修技術,不久,哥哥幫助後學在古晉開設了一間汽車維修公司。當時還不知道『道』是什麼,閒時就把時間全消磨在自己的嗜好上,唱卡拉OK、飆車等,最喜歡的是打麻將。

有一天,哥哥要後學求道、求平安,當時哥哥拜託文儒副道長成全。那就求道吧!當時是在二盤,點『到』為止,並未因此投入道場。又過了一段時間,哥哥又要我們接線,我們也不懂,反正跟著接線就是了(現在才知道我們是多麼的幸運)。經過哥哥、文儒副道長、張達有道長(即九達萬有菩薩)的慈悲成全,我們偶爾也到佛堂,只是當時還不懂、不知道要握機,總覺得佛堂活動枯燥乏味,於是經常找藉口說沒有空。其實也懷疑仙佛到底是不是真的存在,心想,如果是真的有,就現給我們看,我們一定會好好修道!但是仙佛當然不會現身顯化給我們看。總是當時就是愚痴,覺得打麻將比上佛堂有趣多了,所以把大部分的時間都花在摸八圈這件事上,現在想來還真是浪費。

廿七歲,後學與漱納結為連理,有了第一個孩子,畢竟有家室要照顧,終於定性了一些。或許機緣成熟,參與道務的頻率變多了,在前輩不棄的成全之下,終於下定決心在一九九○年清口。記得清口的前一天我們倆人還在商量,過了明天我們就不可以再吃葷了,今晚一定要吃這最後一餐(真是要命,繼續造業還不知道)。還好這一頓葷食,並沒有改變我們隔天清口的心志,當裊裊香煙上升,我們在佛前立下這道改變未來的清口愿,修辦旅程宣告正式啟動。

就像一搜航行在大海中的船,修辦路上,這顆心就像海浪一般,偶爾風平浪靜、萬里無雲,偶爾忽高忽低、起伏不定,還好有殊恆道長不辭勞苦的慈悲陪伴。天恩師德加被,我們有機會了願設堂。二○○一年的一場仙佛班,仙佛慈悲開示了後學與漱納過去世的一段因緣:

       駐慈雲寺地藏古佛臨壇慈悲開示:

『吾受無形道盤祖師圓性佛尊、觀音佛母特准,臨壇說明一段因緣。

各位賢士、聖職人員應多多注意,有天命之佛堂,若有請壇辦道,則有先天二十八宿之正氣貫下,陽氣瀰漫,無形所視仍如萬丈陽光,不可直視,所有氣神、靈鬼、妖魔皆遠避不敢接近,此乃天命威神之力也!

在慈雲寺之功德塔,其中有尚未輪轉投生之眾生亡靈,畏懼佛堂之陽光,故常暗中作用,常找機會干擾較無道心、道氣者,使堂務不能振作,自然辦道次數由少至無。

又逢三世因緣會聚,無形冤愆四年前找到債主某人,進而干擾其精神;又其債主本身不愛禮佛、拜佛,故無法受佛光加被,使其自然不愛修道,不再為道務之所需而出力。在其債主本身離開佛堂之庇佑後,則擾亂其精神,欲使其精神衰弱,家庭破裂,夫離子散,以報前世之仇!

此冤愆又借著此地之眾靈、陰魂共聚之助力,來干擾其債主,其中有一世因緣如下:

在昔時,有一位花心大老爺,與元配生下二名孩子,又愛上貌美之女子,並將其娶進門。此女子為了名份不正不能得到全部家產,又恐將來被屈辱,故買通福祿術士,使丈夫夜夜不能離開她、不能沒有她、對她言聽必從,因而疏忽元配夫人。
而後,此二夫人在丈夫身邊說元配夫人之壞話,又借著算命仙之口,謂其元配之子與其夫相剋,而將二名幼子送至他方遠地,不能與雙親見面,以至使有機會霸占全部家產;又在丈夫出門後,百般欺壓元配夫人,使喚其工作,更雞蛋裡挑骨頭,要原配夫人重複清潔工作,倘不依從,則要在丈夫身邊說她壞話,進而將其休棄。元配夫人受不了二夫人百般虐待,故而跳井自殺。

後來丈夫因元配夫人自殺之事而心生有愧,故將二名孩子接回教養;又因良心不安,故皈依佛法,誠心禮佛聽經;至於二夫人為怕失去丈夫之愛,亦與其禮佛聽經布施。

但此元配心中恨意難消,所謂冤家易結不易解呀!今天時道運逢大開清算之期,因緣會遇,其欲討報,乃冤有頭債有主也!然此老爺與二夫人今世已是入道之人,並設有佛堂,故不能迅速討報。然此二人卻無發大愿、行大功,故冤愆借機干擾,而在此干擾之下,二人慢慢不能為道務所需行功,冤愆逐漸達到報復之目的。

吾乃負責教化之責,自然不願冤冤相報,故臨堂說明,希望此二位賢士能夠發大愿、行大功,開荒播種,遠離此地,另設佛堂,再創道務另一番新生命,則可行功立德迴向此可憐亡靈,不再冤冤相報,更不再影響大局,否則既無功又有過,枉費今生得道殊勝良機矣!

吾不再多言,希望各位珍重。』

因緣果報是要自己去面對的,但是二○○二年之後的幾年,因為真理還未入心,在道務上後學仍是沒有多大的積極性,遇到一些挫折就失去信心,脾氣大修養差,又漱納極其喜歡乾淨幾近潔癖,有時受不了她的做法就與她吵架,仙佛慈悲臨壇說明上段因緣後,才知道這也是冤愆的干擾,原來業力討報是如影隨形的,仙佛何需現身顯化給我們看呢,天地自有公道在啊!

上天如此大慈大悲,再拖延下去,只會加重有形道務及無形亡靈的傷害,於是著手計劃賣掉佛堂這塊地。也由於這段前世因緣的當時的棒喝,激勵後學與漱納參加第二次莊嚴大身大法會,這是我們此生最大的幸運,感恩!

二○○七年,上天鴻慈、祖師慈悲、前輩成全,我們又重新開設了佛堂,積極參與道盤中心班法會、九蓮鼎薪志輔隊、院中心及組中心班會來充實自己,在道務發展上衝刺,對未來發展做備糧。一路走來,發現自己不足的地方還很多,唯有精進去缺取平而已。

叩謝住世祖師大慈大悲,感恩前輩不棄成全,在九蓮聖道真理的引導下,後學更明白自己來到這世間的責任與使命是什麼。人生無常,生命在呼吸之間,物質上享受只是短暫,唯有九蓮聖道的真理永恆的心靈食糧,把九蓮聖道福音傳揚各地,就是我們的使命。

                              

二○一二  後學良赫敬筆

                                                                
回上頁
九蓮聖道白陽三盤民主辦道    宣化部製       全球服務信箱